首页

搜索繁体

254 钟爸爸已经到了小区门口

    钟爸爸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车停在那里,没有熄火,人站在车外,焦急地朝小区里面看着,嘴上一颗烟火,明明灭灭的。

    他一看到盛春成的身影出现,就把手里的香烟往地上一扔,跑进了小区大门,保安大叫着从保安室里出来,钟爸爸也没有理他。

    钟爸爸跑到了盛春成的身边,几乎是拽着他往外面走,保安看到这人,原来是来找七幢的这个家伙,两个人一起朝外面走,就没计较,走回了保安室。

    保安记得盛春成,是因为这个家伙有点搞笑。有时进出好好的,还和他打招呼,有时又戴着墨镜,经过保安室门口的时候,哪怕自己站在门口,他也当没看到自己,直直地往里面走,就像一个瞎子,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钟爸爸领着盛春成到了车旁,拉开副驾座的门,让他坐进去,自己小跑去驾驶座,上了车就走。

    “钟欣欣怎么了?”盛春成问。

    “嗨,还不是那个事情,就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情,今天她妈妈和她说了,她就发神经,要死要活的,说我们害她都没有脸做人了,在家闹了大半天。我也是没有办法,想想只能来找你了,不然这么晚……”

    “没有关系的,叔叔。”盛春成说。

    “好好,小盛。”钟爸爸说,“我就知道小盛你最拎得清的,欣欣有事,你不会不管,谢谢你。”

    盛春成觉得钟爸爸这话,好像是话里有话,自己又不好追问什么,反正,只要钟欣欣没事就好。

    钟爸爸说的那个事,就是上次在下沙土香园大酒店,请自己吃饭,和自己说的,要撮合他和钟欣欣结婚的事。害得他后来看到钟欣欣,都觉得尴尬,只是在确认钟欣欣并不知道这事之后,盛春成才放松了一些,和钟欣欣相处,也变得渐渐和以前一样。

    没想到钟爸爸那天还和自己说,让自己不要告诉钟欣欣这事,他们今天发什么神经,自己去告诉了钟欣欣?从上次见面之后,盛春成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和钟爸爸通过,更没有答应他什么。

    这么多天没有动静,他还以为这事就当一个玩笑,大家笑笑也就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还会有这一出。

    盛春成知道,钟欣欣听到这事的时候,一定和自己一样被震惊到,随后就感到一种屈辱,不是因为父母要撮合她和盛春成,而是他们,这种像大甩卖一样,要把自己推销出去的态度,让她和谁都不行。

    钟欣欣是个很单纯,但又很敏感的女孩子。和她的外表不一样,她甚至是个内心很脆弱的女孩子。她可以作贱自己,和盛春成和郭爽在一起的时候,她甚至会自嘲,会拿自己的肥胖开玩笑。但她绝对不会允许别人看贱自己,不允许别人嘲笑她的胖。

    虽然从小到大,别人就是这样嘲笑的时候,她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只会憋红了脸,急得说不出一句话。但她内心会无比愤怒,这种愤怒,会转化成对自己的狠,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去和那些会嘲笑自己的人打交道,不想去看到他们。

    她也不想看到,那些无处不在,可能会嘲笑她的人。

    盛春成和郭爽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钟欣欣,所以他们在她面前,绝对不会和说她一个哪怕和肥胖有关的字眼,甚至在她自嘲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附和她。这让钟欣欣心存感激,才会真正地把他们当作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

    盛春成和钟欣欣在一起,更多的时候,会用掉秤,减体重和反弹这样的字眼,很正式,听上去也很专业,似乎和具体的个体无关。所以,钟欣欣才会和他敞开心扉交流。她知道盛春成做的一切,都是真的为了她好,她也真心会对盛春成好。

    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很单纯的。

    爸妈现在一说,让钟欣欣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就有所图,把她和盛春成之间这种很单纯的关系搞龌龊了,这让她怎么受得了?她听到这样的事情,就好像郭爽听到她爸爸原来是个好色之徒一样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