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二十四章 冬

    对待一家之主这么豪横的管家,还真是少见,羊庄心中虽气,但也不敢表现出来。想来也是奇怪,自己都想不明白一直以来在怕太叔辰什么,或许是穿越前的那个羊庄心中惧怕的惯性吧。

  不止羊庄不明白,李月见到他们两人奇怪的关系,心中也好奇。自己刚醒来看到太叔辰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眼前这个人深不可测,就算是见到一直以来给自己发号施令的那个人,也从来没有过这个感觉。看来这个看似朴实无华人员稀薄的侯府,远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跟着太叔辰走到书房的羊庄一脸幽怨。

  “好歹我也是堂堂钜平侯当朝驸马,在客人面前就不能给我这个主人一点面子吗?”

  在没坐稳的羊庄,率先发泄着不满。不过太叔辰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羊庄见状,心中暗骂一句,又不得不起身将太叔辰手边的茶杯倒满茶水。

  直到这时,太叔辰才慢慢地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而放下茶壶的羊庄,没有回到自己座位的意思。现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他等待着。

  “老家伙,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羊庄心中无声地问着。

  像是听见他的心声,太叔辰斜着眼看了杯信么茶水说道:“那姑娘你是从哪救回来的,我不问,也不想知道。不过这姑娘恐怕身份不一般,你少和她有什么纠葛。”

  “为什么?”羊庄大为不解。看着太叔辰老神在在的模样,不由皱起眉头:“像您这样,故作高深的人,都是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的吗?”

  “你给我坐好!”

  太叔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哪一件事我不是掰碎了一件一件给你分析讲透?你爹在的时候我哪有这么累过…”

  “这洛阳城水深着呢,不要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你昨晚将那姑娘救上马车一路回来侯府,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偷偷盯着呢。还知道公主府人多眼杂,算你有点长进。”

  “跟踪?”这回轮到羊庄不淡定了。“回家路上随便救了一个小姑娘而已,又不碍着谁什么事…”

  看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的羊庄,太叔辰屏神静气地说道:“都什么时辰了,一个小姑娘受伤在外。这能是一个平常家的女子吗?你就没想过?”

  到了这时,羊庄才反应过来,看来李月的身份不简单,不过已经救回来了。那么将她打伤的人又是谁呢?他仍然有一丝侥幸:“当时街上没人,一路回来也没遇到什么人呀?应该没人发现吧?”

  “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能当街追杀,恐怕这背后之人身份不一般啊。”太叔辰捋着自己的胡须,多说无益。

  深深地看了一眼羊庄:“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不过最近的洛阳城事情太多,你这整天没心没肺的,什么时候被人当枪使了,到时候自己还不知道。”

  羊庄闻言,心中郁闷至极。怎么在这老头子眼里我就跟白痴一样?正要跳起来反驳,却又被太叔辰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