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六回 大树倒猢狲俱散

    先说大的,荣国公贾赦罪情最重,已经被发往北方台站了,宁国公贾珍被发往南边海疆。这一个大北一个大南,湮没了昔日的荣国公和宁国公。

  其余贾政、贾琏、贾蓉因有官职在身,现下都在狱中待审。无官职的略好些,如贾环、贾琮、贾(蘭)兰①都窝在铁槛寺,惶惶然不可终日。

  比之他们,昔日里依傍着园子里混饭吃的那些族人们,如贾蔷、贾芸、贾芹等人又更要好些,因他们各家本就在外面有宅子,如今不过是依傍的这棵大树倒了,再另寻谋生之路就是了。

  母亲念叨着如今树倒猢狲散,这些昔日靠宁荣两府吃饭的族人,对铁槛寺都是避之不及,全是黑了心肝的。说到这,累得气喘起来。我让她歇息莫要再说了。

  母亲却一转话头,拉住岫烟的手颤着声儿说道:“他们那些个爷们儿,全不及岫烟我儿。”

  我这才知,邢岫烟因是外戚,原本就是投亲而来的,故并未受什么牵连。她家里爹娘又不在了,只能随一些苦守主子的下人们在馒头庵硬撑着,还每日跪在狱神庙前苦求讨好狱卒。素日里节省下来的几个体己钱也都用来打点狱卒了。

  邢夫人是岫烟的亲姑母,作为罪妻原本是要被发卖的,因已年过五十才免于被发卖,与王夫人等一道被放出来。

  这些女眷住进馒头庵后,那邢夫人本就不慈,又嫌弃多了岫烟这个吃饭的嘴,每日里念叨吃食不够了云云,王夫人看不惯,便叫来薛蝌。

  薛蝌与岫烟原是订了亲的,王夫人便想让薛蝌接了岫烟家去,也比在馒头庵里受磋磨强上一些。

  邢夫人倒是乐得如此,于是也不讲什么三媒六聘了,只换了庚帖,敛了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凑了个红布包裹,便把岫烟打发到了薛家这小院子来了,这就算是过门儿了。

  岫烟抹了抹泪笑着说:“我倒不觉得委屈,如今到了母亲身边,我惶着的心也落了肚了,不再是寄人篱下,终是有个自己的家了。”

  她这一番话又惹出母亲一包眼泪。我见薛蝌也是双眼泛红,定是又疼惜自己的小妻子了。

  不过见他们两小夫妻恩爱,我心里略感欣慰之余,更是对自己的感情拿捏感到奇怪。

  我是来自异世的魂魄,如今的这份亲情应该不会如此让我上心。可不知为何,从见到这些亲人后,我的心就被一路牵着起起落落,竟然十分的牵挂起这些人来。

  丫鬟同喜一直立在旁边跟着我们一起又喜又悲,却不见另一个丫鬟同贵。

  同喜和同贵两个原是母亲身边的丫鬟,都是从南边来时就带着的,一直都不离母亲左右。

  我便问同贵去哪里了。

  我这一问,不但母亲落泪,同喜也抽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