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07章 第107章

    她绝对是故意的。

    餐厅顾客很多,人来人往,嘈杂的喧闹声几乎掩盖了两人的交谈声。服务生时时刻刻地上前给他们加水、撤碟,彻底打断他们的谈话欲望。

    程海川再想开口说些叙旧的话,又被手机震动声打断了。

    他心生恼意,怎么挑了一家并不适合谈心的地方,晚餐吃了一个小时就宣告结束。

    坐回车上,程海川耳朵又挂上蓝牙耳机,接起了电话。没完没了的祝贺,有些电话不接又不行,一晚上说了无数个“谢谢”,嘴都僵了。

    这是今晚接的第二十五个电话,蒋微言心想,他应该去庆功的,而不是和她吃饭。

    回到公寓酒店楼下,程海川仰头打量着这栋20世纪末翻新的旧楼,这种公寓电梯很少,每层楼的住户却很多,消防隐患很大。

    他心里一痛:“你就住这里?”

    “这里挺好的。”蒋薇言往酒店大门走去,程海川快步跟了上去。

    公寓的老式电梯不比托马斯酒店的观光电梯那么宽敞豪华,电梯间地板的一块瓷砖还翘了起来,地上还扔着一根烟头。

    两人走进去,蒋薇言按下12楼,目光定在缓缓合上的银色电梯门上。

    门上映着一高一矮的影子,高个子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头侧向她,视线低垂。

    她抿唇笑了笑,眼里闪过一道顽皮的恶作剧的光。

    她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小步,倏地抬起了头,俊俏的脸直接顶在程海川的下巴上。

    程海川脊背一抖,眼里填满了讶异。她在做什么?

    “到了。”电梯停了下来,蒋薇言收回脸,快步往外走去,留下一脸震惊的程海川,这是在报复他观光电梯的行为吗?他迅速迈出电梯,跟着蒋薇言走在一米宽的走廊上。

    走了十几米,他们站在一道木门前,蒋薇言拿出一张磁卡在把手的下方一刷,回头道:“我到了。”

    程海川蓦地抓着蒋薇言的一只手臂,小心翼翼地问:“微言,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走廊的感应灯倏地熄灭了,他们的周围一片漆黑。

    蒋薇言的手还攥着门把手,她感到一只温热的手在靠近她,很快覆在她的脸颊上,她的上身随着那只大手,往上抬高了一寸。

    蒋薇言很快适应了黑暗,她看见了那双漆黑眼眸里的热烈渴望。

    下一秒,滚烫的唇像一只蝴蝶轻轻地落在她的唇角,像是在征求同意,又像是失控前的挣扎。

    粗重的呼吸声成百倍地在她的耳边放大:“我、我可以吗?”

    “啪”,灯倏然一亮,走廊尽头有脚步声传来。

    蒋薇言猛地后退了几步,钻进了房间:“我今天有点累,改天吧。”

    门被从里面关上,程海川的手掌按在门上,仿佛想穿过这道木门,隔空感受对方的身体:“不好意思,今天我的电话有点多,你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晚安。”

    木门后没有一丝回应。

    感应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程海川盯着木门,眼睛变得生疼,失落地转身离开了。

    蒋微言洗完澡,捧着书靠坐在床上,却一个字也读不进去。

    她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到书本上,甚至大声读了起来:

    “我曾经在那里长大成人的世界和今天的世界,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世界,在我的心目中显得愈来愈不一样,成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读完这一段像绕口令一样的文字,蒋薇言放弃了,她脑子根本无法思考,全部都是程海川,他的脸,和印在她唇角那个小心翼翼的吻。

    她把书往床头柜上一丢,抱着双臂专心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简直跟做梦一样。她完全没想到两人这么快能重逢,她以为起码要等她去浮云城做图书共享,才能遇见。

    旋转餐厅里,程海川问她,他有没有变化。

    她回答说更帅了,其实这不算是完整答案,后面还应该跟着一连窜形容词,例如更迷人、自信、稳重、睿智、温柔……

    她双颊一热,又拿起手机,打开那个播放了上千遍的视频,刚看到一半就听见敲门声传来。

    程海川走出公寓,打电话把童乾找了出来,两人在酒吧门口会合,童乾搂着他的肩膀:“怎么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不去原点?”

    “找人问点事情。”他跨进酒吧,就听到一个不知名的乐队正在台上嘶吼:“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程海川:……这歌过分了!

    “去卡座吧?”

    “不,去酒吧台。”程海川拉着童乾的手臂,往拥挤的酒吧台走去。

    童乾立刻了然,程海川有话问酒保。他拍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肩膀,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声,对方立刻带着同伴欣然离开了。

    程海川扯着嘴角一笑,童乾肯定是替那两个家伙买单了。他站在空椅子旁边,双手在酒吧台上一拍,对染着满头黄发的酒保喊道:“一瓶科罗娜,一杯威士忌加冰。”

    黄发酒保打量了一眼面前的两位顾客,一看就不是普通子弟,而且有点眼熟。他把两块印着酒吧logo的杯碟放在台上,笑道:“两位公子,晚上好。”

    一瓶开了盖的科罗娜先递到台前,程海川端着瓶子猛灌了一大口。

    童乾随着音乐扭动了几下身体,手搭在程海川肩膀上调侃道:“中国最年轻的董事长,怎么今天还有空找我,我以为你要赶回浮云城和伙伴们开庆功宴呢!”

    “微言回来了。”童乾还没开始喝,程海川就把一瓶科罗娜全灌进了肚子,仿佛这还不够刺激,他对着黄发酒保指了指童乾的杯子,示意要来一杯一样的。

    这一幕熟悉的景象像一道闪电劈向了黄发酒保,他瞬间认出了程海川。这种姿色的情侣是少见的,酒保从一年前记到了现在,甚至带着八卦的心关心他们是不是还在一起。

    他把一杯加了老冰的威士忌替换了科罗娜空瓶,嘀咕:“真是巧了。”

    “啊?你见着了?”童乾侧过身,耳边传来一首劲爆的音乐,不由得加大了嗓音。

    程海川端着杯子一饮而尽,烈酒沿着喉咙直抵胸腔,辣得要炸裂开来。童乾见状,立刻把脸凑到他眼前:“怎么样啊,你们俩和好了吗?”

    “不知道。”吻了她的唇角,算不算和好呢?他真不知道。

    “不知道?”童乾的眼珠子转了转,喝了一口威士忌。

    程海川把空玻璃杯推到黄发酒保眼前:“再来。”

    染着黄色头发的酒保拿起空杯,看了眼穿着时尚的童乾,一边倒酒一边笑道:“这回可是跟朋友来了,那可别再喝多了,够沉的。”

    程海川坐直身体,拿起酒杯举在空中:“对了,上次是你帮我开的房吧?谢谢了。”

    黄发酒保两只手合力摇着调酒瓶,大声喊道:“我倒是没事,就是把你朋友累得够呛,半夜三更的。

    程海川眼皮一跳,那一晚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

    那晚的蒋薇言热情如火,却不辞而别,不仅贿赂酒店前台,还删掉他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他到现在还没有释怀,所以特意来这里寻个安慰:“那晚她说了什么?”

    黄发酒保双手如炫技般,用力地上下左右摇着,听他这么一问,停下手上的活计,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一年前的记忆:“她接到电话的时候还蛮紧张的,以为你出事了,不到几分钟就赶了过来,一见到你就开始哭。后来我们把你扛上了楼,她留了下来照顾你,后面我就不知道了。”

    程海川垂下头,酸楚一笑,外人都看得出来你紧张我。

    “但前几天——”

    程海川蓦地站直身体,抓住黄发酒保的手,把他的调酒瓶“哐当”一声震掉了,淡黄色的液体洒了一地:“前几天??前几天怎么了?!”

    黄发酒保看对方这么激动,忙说道:“前几天她一个人来这里,坐在那边,点了一杯柠檬水,我就认出了她嘛,但她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他挣脱程海川的手,指着往右的第四个位置,然后钻到桌下去捡调酒瓶,冲耳机喊道:“清洁,麻烦来调酒台。”

    那是一年前他酒醉的位置!蒋薇言居然又来了,她来做什么?!

    童乾跟着站起身,满脸疑惑,他错过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怎么没叫我来接你呢?”

    程海川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自顾自地喃喃道:“她还爱我,一年前她爱我,一年后她依旧爱我,为什么她不肯承认?为什么要拒绝我?”

    “怎么拒绝你?”童乾还不死心。

    程海川双眸一沉,跌跌撞撞冲出了酒吧。

    童乾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迅速拿出钱包甩了一沓钱在吧台上,追了出去:“川!你干嘛去,等等我!”

    程海川顾不上身后的兄弟,长腿一跨,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车子收到加快速度的指令,流星一般窜了出去。

    童乾追到酒吧外面,眼睁睁看着出租车消失的尾灯,狠狠抹了一把脸:“我到底干嘛来了!”

    他在门口漫无目的地转了几个圈,差点把自己转吐了,这才悻悻然地找代驾回家带孩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