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十四章 刺槌

      刺槌本身重量不轻,拉格纳估计约莫有二十来斤,一个普通人抡几下就没力气了,必须得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才挥得动这玩意儿,但对用点数强化自身的寄生者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刺槌势大力沉,惯性加基础力道所造成的钝击伤害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即死,何况铁球上还长着尖刺,一顿狂抡之后,已经是一团稀烂的红泥。

  拉格纳认为这武器蛮好用的,把刚杀的两个护卫的刺槌甩给了林刻和维克托。

  “你们也试试,近身作战需要练习,这些人就是很好的陪练材料,这里有我,你们尽管上,身体被数据化后以这些货色是遭不成致命伤的,有任何危险的话我会出手解决。”

  拉格纳不喜欢高文那个看起来阴沉沉的人,听布莱恩说,此人还解锁了【冷血人】的成就,单单一个就证明了一点,此人没有过硬的技术,却拥有恐怖的心理素质,是属于那种龌蹉阴险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虽然寄生者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才经历完第一个世界就如此,实在不敢想象其阴狠程度。

  维克托和林刻看着脚下的刺槌面面向觎,维克托以前曾经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但也是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像这种入室抢劫,杀人越货的勾当还是第一次做。

  维克托虽然说过不管是哥布林和人类都一并抡爆,但现在却有些犹豫不决了。

  林刻愣愣的捡起刺槌有些发懵,以他20点的力量提起这个并不费力,他尝试性的甩了几下,感觉轻飘飘的,就和大瓶可乐差不多重。

  “几位客人不要乱来啊,这都是领主大人派来的使者,惹不起的,杀了他们的话,我们村就完了。”

  两鬓斑白的镇长看着地上被拉格纳砸得血肉模糊的尸块,心脏都好似被人捏住,血液凝固浑身冰冷,双腿开始发颤。

  信使的脸色难看至极,七个精锐护卫,眨眼间就被解决掉了三个,听来人的语气剩下的四个对他们来说只是拿来试手训练的对象,莫非不是什么强盗,是佣兵工会的人?

  “弗莱彻!”

  一个精锐护卫看着地上被拉格纳砸得粉碎的死尸,发出如同牲口一般的哀嚎。

  信使想要委曲求全答应拉格纳一行人的要求,不就是几匹马,能比得上性命重要么?

  可剩下护卫其中一名见到孪生亲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怎能罢休?

  “我宰了你!”

  这护卫拼命大喊着,双腿猛的一蹬,身上的锁子甲发出铁链抖动的簌簌声响,朝着拉格纳狂奔而来,已经是红了眼。

  拉格纳一个身姿轻盈的后退了两步,闪到了林刻的背后,在林刻耳旁低语道:“交给你了。”

  说罢,拉格纳还推了推林刻的后背,让他去面对这疯了似的护卫。

  剩下的护卫都被拉格纳之前的快刀斩乱麻吓破了胆,他们是护卫队没上过战场,也只有看见亲兄弟被宰得稀烂的这个护卫才疯了似的冲上来。

  林刻被拉格纳轻轻一推,直接迎上了这发狂的怒兽,只见这护卫双手高举刺槌于头顶,然后猛的跳了起来准备从天而降一击要了林刻的命。

  咚咚……

  一切的发生在瞬息之内,在林刻的意识中,上一秒还在掂量刺槌的重量,下一刻就迎来了生死关头。

  林刻现在没有功夫去怪拉格纳,只是慌乱躲闪着发疯护卫的攻击。

  砰!

  林刻身子一侧,巧妙的躲过了这一击,那从天而降的刺槌猛砸在地板上,顿时木质地板开裂,砸出一个骇人的大窟窿。

  林刻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要是这一击被打中的话,就算不死,也得造成一个功能性去缺失效果,对功能性部位造成总生命值三分之一的伤害,就会出现残废/失明/失聪等等负面状态。

  “唔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