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十一章 身不由己

      只是稍息片刻,躺在塌上的火舞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精光闪烁没有一丝疲惫的神情。他没有动作,依旧静静的躺着,可是耳朵却是提起百般精神,收集周围一切声响。此刻这地下迷宫中虽然因为灵石本身的光亮而仿若白昼,但大部分人已经都进入梦乡。火舞甚至能听见主城中间那口泉眼,水滴落下的声音。他迅速起身,再一次蛰伏在洞口的岩石旁,目光却是放在对面那个山洞,那满身绣满字符的女子小凤就在里面。

  火舞本是伊泉家从小豢养的忍士,少年时期便被安排进入中土天极门,除了和真田那纠缠不清的感情,身边就只有一直追随他的不知火。他现在一心只想知道不知火惨死的真相,而那个戴着戒指的蛇骨可能就是凶手,那个小凤,不知道充当了什么角色。

  火舞抿紧了嘴唇,收敛住自己的心神,抬脚向目标奔去。自小就受到的训练,加之在天极门不断精进的武义,躲避过巡逻哨并不是难事,他只一闪身工夫已经进入小凤所在的洞窟。

  “你!”一进去,没成想这女人并没有入睡,而是坐在塌上修习。

  火舞怕她出声惊动了其他人,几步跨上去用手扼住了对方的喉头。小凤并没挣扎,只是用眼神示意他放开手。

  “你不乱动,我就放开。”见对方点了点头,火舞才松了开来。

  小凤瞪圆了双目盯着他,许是猜测对方来意,并未主动开口。

  “我就不饶弯子了,我问,你答,若有半分隐瞒,我立刻废了你。”火舞再次仔细端详面前这奇异装束的女子,心中不觉又厌恶了几分。

  “哼……”小凤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畏惧,鼻中反而轻轻的发出一声冷笑,似在嘲讽。

  “你和那叫蛇骨的人是否去过山谷中的竹楼?”

  “什么竹楼?不知道。”小凤听火舞问起,立刻否认。

  “我警告你,说实话!”火舞又将手指扼在了小凤喉咙处,但并未使出杀招,但眼中已经不再隐藏杀意。

  小凤喉咙咕噜了一下,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去过。”

  “竹楼里的人都是你们杀的?”火舞心中已然能确定,不由怒火中烧。

  “……”小凤没有言语,头也微微垂了下去,虽然不知眼前这男人到底什么身份,但既然有的放矢的问起竹楼,那么蛇骨在竹楼中杀掉的那些人跟他绝对有很大关系。这会子情势比人强,也不知如何是好。

  “说!”火舞看她那样子,已然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



  “是!”该来的总会来的,小凤也豁出去了,不再躲躲闪闪。

  火舞再一次扼住了她的喉咙,双指用劲,眼中布满红丝瞪得如铜铃大小。反观小凤面上一副痛苦压抑的表情,由于先前打斗受了些伤,只能勉力用双手紧握住火舞的手腕,却无法动摇对方丝毫。渐渐的,随着火舞力量的加大,他的拇指已经穿破对方皮肤陷入筋肉中,小凤脖子上鲜血开始不断往下淌。

  那温热的血液顺着小凤的脖子和火舞的手指蜿蜒向下,像一条细细的河流,火舞能闻见轻微的血腥气,其中还泛着淡淡的甜香。他忍不住的舔了一下嘴唇,突然就放开了手。

  “咳咳咳……”小凤捂住脖子不停的咳嗽。她被火舞扼住不能呼吸,感觉自己神智逐渐涣散,对方突然放开手,一股清冽的空气窜入肺中,原本已经轻飘飘飞起的灵智狠狠又撞入了身体中。

  稍微缓了一会儿,看着眼前这壮硕的男子,忽然就起了想要辩解的心思,“我们与竹楼中的人无冤无仇,并不是刻意为之。”

  “不是刻意为之?”火舞听罢转身背对小凤,未再说话。

  “那处竹楼本是不古佛设在南洛各处的消息哨其中之一,我原本只是想断了他的耳目,没想到你的……”说到这里小凤才想到还不知道那些人与眼前男子到底什么关系,只得勉强又说:“没想到你的朋友们先到一步。”

  火舞依旧站在原地,但面上表情显然缓和了一些,他没吭声,等着小凤自己和盘托出。

  “……”说到此处,小凤顿了顿接着道:“只得说阴差阳错,算他们命中该遭此劫。”

  “你的意思是他们运气不好,自找的?”火舞听她说的如此轻巧,突然转身逼近对方,两人双目对视都不再说话,他们脸对脸,近的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对方呼出的热气拂在脸上,小凤突然好似透过眼前这男人看见更远的那人,当年也是如此强势,不容有他。

  “他们是你朋友?或者说是手下?”小凤兀自猜测着,身体不由的放松下来,试着和火舞攀谈。

  “他们怎么死的?”

  “……”

  看对方沉默,火舞又问:“他们怎么死的?”

  “你当真想知道?”小凤嘴角微微一翘,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一日的场景,鼻翼中甚至还能闻见那让人阵阵作呕的血腥味混合着屎尿的味道。

  “说!”火舞当日是在竹楼中亲眼看见了自己手下人的惨状,愈发的想明白这个中缘由,也并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轻叹一口气,小凤反问道:“你可听说过炼骨师?”

  “炼骨师?”火舞疑惑。

  “你准备就像现在这样继续我们的谈话?”小凤说着,眼神在近在咫尺的火舞面前上下打量,又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床榻的另一边。

  火舞也不拘小节,撩起袍襟与小凤面对面盘腿坐下。

  “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以你现在的情形,我随时能要了你的小命。”虽然坐定下来,火舞仍瞪大双眼注视眼前女子。

  “呵呵……”小凤皮笑肉不笑的吭叽了两声,“我已然这个地步,还有什么花招可耍?放心吧,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最好。”火舞这才稍微放松一些,继续道:“你刚才说到的炼骨师……”

  “南洛出蛊娘,梵西则有炼骨师。”

  火舞自然明白,普天之下,无奇不有。修习之人也会因为所处地域不同,拜师修习门派差别而有各种道道。

  看他没有言语,小凤继续说道:“炼骨师,顾名思义需要借助骨头作为媒介炼制法器或者说达成某些术法。虽然没有特别要求是用动物的还是人的,呵呵……可是都明白人骨能带来的结果肯定是动物没法相提并论的。”

  “……”火舞本想指责他们如此残忍,为了达成自己修习的目的而不惜滥杀无辜,可想了想又把原本要说出来的话给咽了回去,自己何尝不是为了达到目的而罔顾他人性命?手段不同,结果一样。

  小凤抬眼看了看他,心下也猜透了五成,此人绝非善类,来到这南洛也绝不是一般山野村夫,他是有目的的,或许……

  “你在算计我?”火舞突然出声,眼神直勾勾的凝视小凤的双眼,“我刚才就提醒过你,不要对我耍小聪明。”

  小凤明白眼前这人不简单,只是不知他到底是何来路,“请你放过蛇骨。”一边说着,小凤一边起身从盘腿换成跪坐姿势正对火舞。她将双掌放在大腿处支撑着身体,埋头对着火舞深深的叩拜,“他伤你朋友是一场误会,虽然人命不可挽回,但放过他,他会对你有用。”

  不得不说,小凤这么说话让火舞很是动心。他现在还受制于伊泉家的势力,本想拿住天极门,谁又成想一个劳什子师叔半路杀了出来阻碍了他的计划,远赴漠北联合的势力也没他想的那么好用,真是几处碰壁。火舞想要跳出这一圈又一圈的无奈与压制,那么说不定这是一个新的契机。小凤很大程度上对南洛有些影响,而蛇骨来自梵西,玩着一手的邪术……

  想到这里,火舞伸出右手虚抬了一下,“姑娘还是起来说话的好。”

  “那……蛇骨……”小凤自然能听出他语气已经缓和,但并不起身,只是保持原来的姿势,她在等待火舞的一个态度,是否能达成联盟,博取更大的利益。

  火舞微微顿了一下,只得伸出手扶着对方胳膊,“姑娘不用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