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六十三章 恩怨

    裘千尺这十余年第一次见到如此明媚的阳光,她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然而就在准备开怀大笑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根手指在自己的背后用力一按,全身的关节顿时一紧,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这时候,她也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而就在她准备发出一枚枣核钉,将杨帆置于死地的时候,却愕然地发现竟然连嘴巴都不能动上一动。她这时候只感觉一股愤怒直冲胸臆,但是却无法宣泄出来,只能用杀人般地目光死死地盯着杨帆。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只怕此刻杨帆的身上也早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裘老前辈,阁下的心当真是冷得很啊!刚才在那天井之中的时候,若非我躲得快,恐怕这时候早已经死在你的枣核钉下了吧!”杨帆这时候也同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身前的裘千尺,嘴角之上也不禁勾起一个古怪的弧度。

“呼哧……呼哧……”裘千尺这时候剧烈的喘着粗气,双眼这时候也已经变得通红一片。甚至,他的手臂也微微的抬起来,颤颤巍巍地指着杨帆,似乎是在:“姓杨的,你不得好死!”

杨帆这时候笑着道:“裘老前辈,你可千万别怪我,这都是您把我逼到这个份儿上的!我费尽心思将你救上来,没想到只因为一失误,竟然招致你老人家对我痛下杀手,你这才是恩将仇报!”

裘千尺闻言,气得一张干瘪的脸孔越发的扭曲起来。看起来竟然如同一只厉鬼一般。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出一道大喝:“什么人?还不赶快给我出来!”

这道话音还没落,一根巨大的钢杖便带着呼啸的风声。向着杨帆所站着的地方打了过来。紧接着,白须白发的樊一翁也跟了过来。他一见杨帆也不由得一愣,随即便想起师父公孙止所过的话,矮的身子当即如同一支箭般地射向了杨帆。

杨帆这时候也没有留手,拳脚齐出,只用了三招,就将这位老头手中的钢杖夺了下来。他的身子一晃。便又出现在樊一翁的身前,那手腕粗细的钢杖也已经横在了樊一翁的颈项之间。他这时候指着呆坐在一旁的裘千尺道:“樊前辈,你可知这个人是谁?”

那裘千尺原本也是个容颜极美的美娇娘。只不过这十余年长期在那地下忍受着潮湿阴冷的环境,每天只以枣子充饥,才会落得眼下这个模样。这一番巨变简直如同沧海桑田一般,即便樊一翁这个公孙止的弟子。一时间也未能将自己这个曾经的主母给认出来。

他只是依稀觉得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妪有些眼熟。但是要让他出这个是谁,却还是有些困难,因此,樊一翁在听到杨帆的问题之后,也不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

不过,杨帆也没有让他等的不耐烦,见他一时间认不出裘千尺的身份,当即笑着道:“这人正是你曾经的主母。公孙谷主的原配夫人裘千尺!”

樊一翁陡然听到这个消息,也不仅被震得久久不出话来。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面前的裘千尺,似乎要在他的身上找到一丝熟悉的印象。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你不去快快禀告你们的谷主,还在傻乎乎的站在这里做什么?”杨帆这时候的一道大喝,才将这个白胡子老头从失神之中唤醒。他这时候再没有一丝迟疑,甚至连自己的兵刃都顾不上取走,就急急忙忙地向公孙止的书房之中跑了过去。

裘千尺这时候似乎也预料到了杨帆的用心,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道狰狞的表情,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不过她此刻已经一动也不能动,只好用眼神向杨帆示威。

杨帆对裘千尺的神情视而不见,暗暗思索起自己打算的成功率起来。过了不一会儿,他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神思不属的情况下惊醒,转身就向着不远处的天井处跑了过去!

当他来到这天井前,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向着着惊口跳了下去!只不过在他掉入这深不见底的天井之中时,他的手中突然射出一颗石子,如同闪电般的打在裘千尺的肩头。这时候,只听到“咔嚓”一声响起,裘千尺顿时感到全身一松,原本被封闭住的穴道骤然解开。

裘千尺这时候顾不上杨帆,抬起头,却正看到脸色阴沉如水的公孙止带着一群绝情谷中的弟子正大步流星的向自己这边赶来。她这时好像想到了什么,当即将一颗枣核钉含在舌头底下,发出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公孙止这时候也已经来到了这个天井前,当他看到裘千尺如今这幅悲惨模样之后,也不禁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到底是与裘千尺同床共枕了多年的人,虽然裘千尺如今的容貌已经大变样,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的身份。

“老贱人,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尺姐姐如今竟然会变成这一副模样!哈哈哈!”公孙止这时候看着裘千尺如今的模样,竟然比当初将她一把推下这天井之中还要痛快几分。

“哈哈,止弟弟,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位姐姐,你快走近些,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裘千尺这时候用沙哑的嗓音道。

公孙止闻言,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容。身子一晃便来到了裘千尺的身前。他正要低下头,好让裘千尺看清楚自己如今这春风得意的模样的时候,面前忽的吹来一阵凛冽的劲风,一个手指盖大的枣核猛地向着他的面门打来!

公孙止这时候距离裘千尺的距离是在太近了,他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被自己挑断手筋、脚筋的废人竟然还有如此这般骇人听闻的杀招,一时间躲闪不及,他只感到自己的右眼传来一丝剧痛,之后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啊!”公孙止突逢大变,这时候也是又惊又怒,在发出一道凄厉的嘶吼之后,抬手便是一掌,向着裘千尺的心口打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