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80章 闭环

    以身作则?

    牛皮纸袋男子讥笑道:“我第一个没有问题,但你们要跟着摘下面具才行,你们都愿意吗?”

    “就算你愿意做第一个,谁做第二个?”老虎面具人说:“难道要一起摘下面具才算公道吗?到底有多少人同意摘下面具?我看你们是想看其他人摘下面具,而自己的身份继续保密对吗?”

    黑头罩男子沉声道:“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那就算了,我们目的是杀死白希诺,如果怕被其他参赛者忌惮而不敢出手杀死白希诺,我倒是有个建议。”

    所有人看向黑头罩男子,想听听他的建议。

    “办法很简单,无论是谁提出要杀白希诺,其余人都要离开这条街,消失在那个人视线之内,以十分钟为期限再回来。”黑头罩男子说出了自己办法,“当然也可能有些人让我们离开而最终不敢下手。”

    “所以我们可以限定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让其他人离开,谁违反规则,将会遭到所有人围攻。”

    这样确实可以一定程度上消除忌惮,不过这人提出这样的办法,会不会是拥有特殊的窃听能力……方鹿心里这样想,他还是说道:“不错的办法,我赞成。”

    有人同样出声赞成,没有出声的也没有反对。

    黑头罩男子道:“既然都赞成,那谁先来?”

    一时间又没有人说话了,不是谁都想到办法的了,又或者说想到办法,也未必有把握真能杀死白希诺。

    杀不死白希诺,那可能死的就是自己了,谁敢轻易出手?

    方鹿当然不想把机会让给别人,他心里也想过好几个办法,但都没有太大把握,无法先开口。

    “时间不多了。”黑头罩男子说:“说不定无法每个人轮流来一遍,你们都不敢先来,那就由我先来,现在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牛皮纸袋人笑道:“离开没问题,但你杀死了白希诺,最好喊我们一声,毕竟白希诺要是重生回来,那说不定我们可以救你。”

    “可以。”黑头罩男子答应了下来。

    众人互相望了望,最后还是一起离开了这条街,到了另一条街上。

    这样黑头罩男子要是大喝一声,他们也能听到。

    八人相互戒备,没有人提出偷听或偷看,毕竟这次同意了,那其他人也可能会偷听或偷看自己。

    “其实还是有些可惜的,要是能知道他用的办法是什么,他失败了,那我们也可以避免重蹈覆辙。”青草面具人缓缓说。

    红鬼面具人寒声道:“他要是失败,很可能就要死了,你认为一个死人会为我们这些竞争对手考虑吗?”

    “他敢第一个来,应该是有一定把握的。”牛皮纸袋人说:“你们觉得他会是方鹿吗?”

    方鹿沉吟一下道:“他的表现来看,我也有些怀疑他是方鹿。”

    牛皮纸袋人瞥了一眼方鹿说:“其实我也怀疑你。”

    方鹿笑道:“除了那人,我同样怀疑你,毕竟你提出了那样的建议想找出方鹿,说不定你就是知道那个建议不可能通过,这样就能让人下意识不去想你就是方鹿这个真实身份。”

    方鹿的话让不少人都是看向了牛皮纸袋人。

    牛皮纸袋人轻笑一声,“有意思的推论,但我的确不是方鹿,不过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的。”

    “你是不是方鹿,摘下面具我们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方鹿说。

    牛皮纸袋人当然不会摘下面具,他不再理会方鹿。

    “他要是失败了,你们谁想做第二个?”花蝴蝶面具人问。

    只是还没有人回答,那边街上就传来了黑头罩男子呼唤他们的声音。

    方鹿他们听到声音,毫不犹豫奔了过去。

    他们的速度极快,又是如此近距离,不用三秒就回到了原来的街上。

    他们看到了站着的黑头罩男子,同样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白希诺。

    这是怎么回事?

    黑头罩男子没有杀死白希诺吗?

    “我失败了。”黑头罩男子看着奔过来的八人说,“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你没有出手尝试杀死它吗?”老虎面具男子问。

    “没有,我的办法本来就不是出手杀死它。”黑头罩男子摊了摊手说。

    “可以给我们说说,你用的是什么办法吗?”方鹿问,即使失败的办法,也许有借鉴的意义,而且显然黑头罩男子的办法很特殊,没有任何的危险。

    这也难怪黑头罩男子敢第一个开口尝试。

    黑头罩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的办法是开导,尝试化解它心中的憎恨,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镇里与白希诺差不多时间出现的四个家伙,都在受着痛苦的折磨。”

    “所以我猜测这其中发生在白希诺身上的故事应该是,那四个受着痛苦折磨的家伙,他们生前对白希诺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使得白希诺因为憎恨成为了不死不灭的怪物,白希诺憎恨他们,同样受着憎恨的反噬。”

    “这说明白希诺心中存着很大的怨气,我就是用语言来开导化解它心中的怨气。”

    “但它根本就没有回应我。”

    不得不说,黑头罩男子的办法确是很独特,对于白希诺故事,方鹿心里也有过类似的设想,但他没想过用语言来开导化解白希诺心中的怨气。

    “所以下一个是谁?”黑头罩男子问。

    一时间没有人出声。

    防毒面罩男子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我不确认是否可行,我愿意分享出来,大胆的可以尝试。”

    视线瞬间聚焦在防毒面罩男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