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三百零六章 破境天人,天命神通,山河九鼎,异象频生!

    睁开眼.世界再也不同.

    季秋站起了身子,眼神平静,浩大的神意在他的身躯之上凝聚.

    赤红与玄黑两种颜色,在他的背后融合,继而凝成一道虚影,随即只听见一声悠长的玄鸟鸣啼作罢.

    这王殿内,便好似迎来了古老岁月前的物种,重现于世.

    寂静的古殿,有无声的风刮拂而起,吹动季秋的袍子,他那隐于衣物之下的肌肤表皮,此刻密密麻麻,尽数布满了赤金色的纹路,与那虚影隐成共鸣!

    他的手臂每每摆动,就如同是玄鸟振翅,连他此刻身上的气息,都与那遗留下来的神血一般无二.

    [天命玄鸟]

    [来自遂古之前的大妖血脉,通体玄黑,泛有赤红之色,为气运所钟之瑞兽,世所罕见,万年难以孕育其一.]

    [身怀玄鸟之血,可得冥冥之中天道眷顾,遇大凶之事,心有所感,可以前知,并得玄鸟血液怀有的特性,能万毒不侵,百邪不染.]

    [同时,你的血脉蕴含一缕古老大妖的威严,不仅对于天地灵气的感知更加敏锐,对于阶位低于你的妖族,也将有着来自血脉源头的压至.]

    [加载此天赋,你将获得先天神通,玄鸟降世.]...[玄鸟降世]

    [你将追溯血脉源头的威能,以法力凝聚,化作玄鸟虚影,摇下千万道神光,诛杀一切敌!]

    [此神通乃推演玄鸟神血所悟,随宿主实力所变化,在不同境界,可以发挥出不同的威能.]

    [当前等级:圣地级传承!]

    先天神通,季秋目前只有当年,自己天道筑基,突破道基境时,所领悟的那一式通天雷劫.

    如今他这一身传承与所学,只于金丹境中睥睨诸修的话,自当是绰绰有余.

    但一经突破,想来就需要再学一些其他的压箱底手段了.

    眼下,若是能够加载这神血所悟的先天天赋,却是刚刚好!"加载."于是,季秋心中一声默念.

    随即,他的身躯便与背后的玄鸟虚影合二为一,融为一体,那苍茫古老的道韵,也随之化作了独属于他自身的威压.

    在曾经那尊玄鸟陨落的庞大骨架中,那枚受到玄鸟精血与神韵灌注的玄鸟之蛋,随着季秋身上同宗同源的气息浮现,也是渐渐有了些微晃动,甚至碎出了道道裂纹.

    眼看就将出世!

    一切的一切,都从此刻开始,走向了不同的岔路.至于季秋.

    此时,他得神鸟之血灌注,又以万劫不磨身前来炼化,一时间将其中积累了足足几千年,仍旧未曾溢散的精粹,尽数吸收!

    须知道,这可是比之最为上品的灵石,都要好上近百倍的神物.足以将他身上,那目前唯一欠缺的修为进境,全数弥补!

    于是随着幼生神鸟即将出世,自身神血已经吸收完毕,尽数水到渠成之时.

    季秋只觉,恍惚之间,天地变换.

    他的身躯五脏,好似有一根弦,突然'啪'的一下绷了开来.只神意内视.

    便仿若在自己的神魂之海内,看到了一座拔地而起,直通天际的伟岸神峰,高不可攀,直入青冥!

    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这就是他如今的心意所化!见此山时,季秋心中波澜无惊,隐有明悟.

    随后全身的气势,便都于此刻开始,如同势如破竹一般,节节攀升!神鸟之血里蕴藏的精粹神性,助力季秋的炼气道行,暴涨了一大截.

    但实则,其中更多的造化,却是与他体内的玄商王血一道,随着季秋追溯传承,无意识的运转不磨不灭身时.

    便辅以补天道体这等稀世罕见的体质,突破了一道天下武夫,九成九都绝难突破的枷锁!

    天人大关!

    在先天穴窍\金刚肉身\天象之力,这三重关隘尽数踏破后.

    季秋神意震动,得悟不磨不灭身,又以玄鸟神血,三者打熬这具身躯,不过数载光阴,便踏破了武道第四重关!

    达到了他从未达到,从未踏足过的——天人境!天人之尊,武道生神!

    那是在金刚境衍生的武道意志,蜕变到了极致的称谓!

    气冲斗牛,拳压四海,施展拳脚,一招一式皆涵'神'!这神,便是他修行至今,霸绝寰宇的武道意志!

    白袍年轻人,即使此刻看上去身躯在这偌大殿内,显得无比藐小.

    但即使是困锁于青铜王座之上的玄商王帝辛,此时看着眼前那气势节节攀升\不停拔高,视瓶颈于无物的季秋,亦是凝重无比.

    古往今来,在他抬眼所见的无数天骄\英杰\高手里.此子,当能名列顶尖之一!这当然不是在说,季秋如今的修行造诣有多高.

    事实上,季秋眼下哪怕破境天人,俨然在此世,也足以称得上是一方大能,但在商王辛的眼里,依旧当不得一声绝顶.

    他所敬畏的,其实是季秋的这股子'气'.

    那玄鸟神血,蕴藏的神性精粹有多么恐怖,他对此可是再清楚不过.

    结果这小子,不知以什麽秘法入了万劫不磨身的门道,并且将神血尽数炼化,没有丝毫浪费,只这一点!

    天下间,就没有比他更加神异的人物了!"你这秘法,一经施展,可有隐患?"商王辛想到了什麽,于是语气凝重问道.

    得到什麽的同时,就必将失去一些相应的代价.

    这种守恒的规则,是所有修行者踏上修行之路后,都会冥冥之中感知到一些的.

    但季秋当下吐出的一席话,却是叫他彻底打消了这种念头."王上无需为我顾虑."

    "季秋修行时至于今,每一步都是走的极为坚实,堪称稳扎稳打.""以玄鸟之血,而破天人关隘,乃是厚积薄发,从无隐患之说!"

    看着眼前人轻声一笑胸有成竹.

    商王辛本来沉寂了整整数千年的心境,终于,隐约开始有了些微的颤动.

    或许...!

    他当真能在这后辈的身上,看到重见天日的希望!而不是屈服于那女人的手里!

    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便踏足到了曾经玄商的顶点,仅次于那寥寥数人!

    这份实力,他有理由相信,此子能够重新聚拢九鼎,将这青铜古殿内的囚笼,给他一朝聚势轰开!

    于是,商王辛的目光稍稍下移.

    他注视着那殿内中心,也是如今唯一余下的九鼎之一——豫州鼎.眸光中夹杂着前所未有的复杂.

    余下的九鼎,散落天下,唯余这尊最重要,也是九鼎核心的豫州鼎,还在这朝歌城中,未被掳去丢失.

    之所以能保下,当然不是因为那些神血后裔止住了心中的贪婪.

    而是他曾经的那位枕边人,亲自降下了法旨,留下了这尊由他亲自铸造,彰显了当年辉煌,但如今却是见证了他走向落寞的大鼎,以此为鉴.